75君

《エンタテイナーの条件/娱乐家的条件》​​补完计划 08.变化多端的飞天表现手法

T-QDZM:


12月来的真快啊~我也想看party的影像~



内容提要:


太阳马戏团一样的特技


物理爱好者的二阶飞渡


头着地,住院一周的事故现在才说!!!





08.变化多端的飞天表现手法


       Ribbon Flying 即使在《Endless SHOCK》中出现的五种flying中也算是比较特殊的。是太阳马戏团也在表演的技术呢。没有障眼法也没有机关。只凭借臂力支撑着布进行飞行。要是被认为是吊着钢丝的话我会很不爽的(笑),所以一定要从用布缠住手臂的阶段展示给大家看。


      不管怎么说仅仅是用手肘撑着被拳头攒住的布而已,如果手肘从布上滑落的话动作会一下子崩溃的。然后怎么办?就只是靠气势复原回去(笑)。连这也做不到的时候就干脆放弃,就这样抓紧布,用类似于“挂手飞”的形式继续飞。虽然最近根本没有过严重至此的状况,但实际上也曾发生过就这样撑过去的事。


      进行ribbon flying的时候,虽然手腕会戴护腕,那也是因为手肘到手腕之间的部分会非常疼的缘故。因为一下子被支撑着全部体重的布的压力绷紧压迫,如果不戴护腕的话会留下让人吓一跳的痕迹。还有,因为拇指和食指之间一直被摩擦着或者说被压迫着,都变黑了。


    Rudder Flying正如其名,是在半空中,从观众席的天花板吊下来的4把梯子之间飞来飞去的flying。这是从我的一个简单的灵感而生的。


      不仅看起来是大特技,而且在故事里也是处于高潮场面的,因此听说观众也是屏住呼吸如同守护般看着的,但是说实话,我是感觉不到观众席散发出的类似于紧张感的东西的。在那时,作为角色,我已经身处于“绝对要让最后的show成功!”的心情之中。也是因为那是在体力上非常接近极限的时刻,所以我完全是集中于角色的。


       开始Rudder的那年,到(开演)前一天深夜的排练为止,一次都没能顺利完成。到了最后,还发生了在锁住的状态下试图把梯子收回去,导致梯子弯曲了的事故。第二天,虽然在正式演出前紧巴巴得把梯子修好了,但是是在排练没有成功的情况下就这样迎来了正式演出。然而正式演出的时候却做到了呢,这个。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可见正式演出时的能量是有多么恐怖。


“二楼观众席降落”(二阶飞渡)的诞生秘密


      在Rudder Flying中途,有一个在二楼观众席前端着陆的“观众席降落”的表演。虽然很遗憾,就剧场的构造上来说,帝国剧场以外的演出都无法展现这一段。


      现在想起来,这从物理上来说都是很危险的挑战。第一年我非常细致用心地反复进行了排练。


      最开始想到“能在二楼观众席着陆的吧?”,是在练习Rudder Flying的时候,一直都会飞到几乎能摸到二楼观众席墙壁的地方。最初被干脆利落地回答说不可能,但是因为我一直不停说“都说了是可以的!”,飞天组就替我想出了“要是这样话,没有做不到的”的办法。


      也许有人会觉得,只要把吊着钢丝的轨道尽量延伸到二楼观众席就能轻易地够到了不是么?但延伸过多会遮挡观众视线,所以这是行不通的。于是利用钟摆原理制造势能,从远处朝着二楼观众席的台沿“哟咻”地降落,在那瞬间的平稳着陆也是看点。降下落地的瞬间会感受到巨大的向前的冲力,所以在那一瞬间,网元会稍许将我往后拉。不这样做的话冲力过大会向前倒下去。相对的如果拉得太用力又会向后踉跄。向后踉跄的话因为背后什么都没有,就只得再次回到半空中。


      如果把钢丝的长度缩短到极限的话就够不着二楼,相对的如果过长就会撞上去。所以在进行钟摆运动时,我只能把身体缩起来不让自己撞上去。虽然还没真的撞上去过,但是以防万一小腿的前部有加护具。


      也有其他的意想不到的盲点。因为被大量的聚光灯照射,亮度非常大我会变得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只有那一瞬间,激光会合照在我降落的位置,成为着陆的标记。


      虽然是风险很大的杂技,但是有做的意义。因为直到现在坐在二楼观众席最前排的人里面,依然有被吓一跳向后躲的。看到这种反应就会觉得如我所料……地洋洋得意呢(笑)。


成为泡沫的“橡胶绳飞天”


     伞的flying,是身上完全没有装任何钢丝,只凭借单手举着的伞上的钢丝进行飞行。虽然看起来可能很像是大型魔术,实际上是将歌舞伎的书籍中记载的一种古典技术融入了《SHOCK》。对我而言也完全没有体力上的负担是最轻松的。说轻松有点破坏梦想,那就当做是“用右臂的臂力在努力”好了(笑)。包括这种在内,可以说全体flying,根据种类的不同使用到的肌肉也都全不相同。


      顺带一提,在摸索是否有更多的flying表现形式的时期,曾经有过把绳索换成橡胶的方案。把橡胶绳拉长,向着观众席biu地弹过去,再biu地弹回来这样。类似于蹦极的应用。


      但因为橡胶的运动无法预测,排练时发生了一点小事故。biu地弹起来还好,但是在缩回去的时候就这样直接撞上了舞台。biu~砰!这样,头着地摔下来了。


      好像昏迷了十分钟左右,但之后感觉没什么就说着“只是肿了个包而已”就继续排练了。但那时玛丽桑(事务所副社长)和我说:“去医院接受检查也是座长的工作哦”。我发觉的确“这样做的话周围人也能安心”,所以那一年开幕之后的一个礼拜,我都是从医院来往于剧场。一边感叹着医院真是超级舒服啊,一边悠闲轻松地度过了(笑)。


     虽说都叫flying,但是有着各种形式,要如何将其表现得更为不同,直到现在我也依然绞尽脑汁。即使同样是“飞天”的表演,也能根据表现方式的而改变印象,完成不一样的成果。这是我从《SHOCK》的flying里学到的东西。


(2014年4月号)



评论

热度(54)

  1. 75君T-QDZM 转载了此文字
  2. 尽不相逢T-QDZM 转载了此文字
  3. 八田廿次T-QDZM 转载了此文字
    ……😭
  4. 荼荼T-QDZM 转载了此文字